<pre id="xjpzz"></pre>
    <font id="xjpzz"><meter id="xjpzz"></meter></font>
    <listing id="xjpzz"><dfn id="xjpzz"></dfn></listing>

      <span id="xjpzz"><meter id="xjpzz"><th id="xjpzz"></th></meter></span>

      <sub id="xjpzz"><video id="xjpzz"></video></sub>

      <rp id="xjpzz"></rp>

      首頁|新聞中心|電視點播|走進宣城|文房四寶|民主考評|宣城房產|廣電傳媒|印象宣城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1949,不可遺忘的千里“大輸血”——河北干部南下寧國記(上)
      來源:《宣城歷史文化研究》微信版 作者: 發表時間:04-06 16:32

      吳云駕

      第1006期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寧國解放、河北干部南下寧國70周年。當年為支援全國解放,1.7萬名華北干部浩浩蕩蕩跟隨中原野戰軍,背起行囊別著槍,拋家舍業,歷盡千辛萬苦挺進南方,他們如同新鮮血液輸向貧血的新解放區,大軍打到哪里,他們就留下來參加接管地方政府、建立人民政權,為全國解放和政權鞏固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其中,華北南下干部縱隊第五支隊三大隊50多人,在大隊政委、望都縣委書記張丙申率領下于1949年5月7日到達寧國。

      南調決策

      干部南下,始于1947年劉鄧大軍千里挺進大別山,當時大片新區的開辟急需富有理論水平和實際工作經驗的干部來建立新政權,前后派出七八批,合計一萬多人。這些南調干部大多來自晉察冀和晉冀魯豫等老解放區,南下地點大多在黃河以南、長江以北大別山區的一些新區。

      南下最高峰發生于1949年春,也就是華北南下干部縱隊第五支隊三大隊來到寧國的這一次。它是中共中央為順應全國戰略形勢的發展做出的重大戰略決策。

      1948年8月24日,中原局書記鄧小平的一份報告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視:“新區所需干部數目極大......如在江南開辟一萬萬人口的區域,所需合格干部當在三四萬之間,應請中央預為準備?!盵1]

      9月,中共中央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史稱“九月會議”),討論了為奪取全國政權需要三四萬干部隨軍前進,去有秩序地管理新開辟的解放區。

      10月28日,中共中央做出了《關于準備奪取全國政權所需要的全部干部的決議》,指出:需抽調南下干部53000人,其中華北17000人,華東和東北各15000人,西北和中原各3000人。同時,要求各地所調干部均應組成完整的區黨委架子,成建制整體調出。從《決議》可見,華北解放區抽調的南下干部占比最大,達1.7萬人。

      華北解放區能夠擔此大任,是因為它具備諸多有利條件。1948年5月,晉察冀和晉冀魯豫兩大根據地合并,華北局、華北軍區和華北人民政府建立,治轄北岳、冀中、太行、太岳、冀南、冀魯豫、晉中7個行署,290多個縣市。而且這一地區有著悠久的革命斗爭傳統,無論人力、物力,還是政權建設經驗方面都有較豐富的儲備。

      華北局積極響應中央決議,于次日做出《關于外調17000干部及補足干部缺額的決定》,規定北岳、冀中、太行、冀南、冀魯豫五個區黨委,各配齊一個區黨委架子(省級單位),再由太岳、晉中共同配足一個區黨委。這樣每區干部2185人,隨行民兵40人,合計13000多人,不足部分由黨校、華北大學兩次補足(其中有兩批人在1949年7月以后跟隨大軍南下湖南、西南)。

      在這之前,主力決戰已經打響。11月2日,遼沈戰役取得勝利,四天后淮海戰役開始,急轉直下的戰爭形勢,要求對接管新區的干部人才儲備工作加快步伐。

      南下準備

      華北局接受任務后,面對調出干部數量大,素質要求高的形勢,以大局為重,運籌帷幄,精心實施,在調配、動員、集訓、家屬安置和組織建設等方面開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

      (一)科學調配,層層落實。首先,在調配程序上進行“層層分配、環環相扣”。具體來說,由華北局先下達任務給各大區,各大區任務分配大致如下:

      冀南區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冀南支隊,約4000余人;冀東區組成冀東南下干部總隊,約3000人;太行、太岳兩區合編長江支隊,約3000多人;冀中區與察哈爾省合編華北南下干部縱隊第四支隊,近4000人;晉中、冀中、察哈爾、太行合計抽調約3000人。河北簡稱“冀”,察哈爾省于1952年包括張家口大部分劃歸河北,可見今天的河北是當年南下干部的重要來源地。

      接著,各大區把任務細分給各地委,他們列出現有干部總數和新提拔的干部數目,還詳細規定各縣抽調的干部構成類型和數目以及與原有干部的比例關系。各個地委再把任務分配到各縣,最后以縣為單位調出南下干部,總體原則是“調出一半,留下一半”。這樣既滿足了新區的需要,又穩定了老區的干部隊伍。

      其次,在調配方式上實行“全套配備,骨架輸出”。比如冀中區,華北局要求配備一個區黨委,干部職數80人;6個地委,每個地委60人;30個縣區,每個縣區75人,每級每套都要成建制,配齊黨組、行政、公安、武裝、財經、文教等方面干部,爭取做到到達新解放區后,各方面工作都有人做,并以此為骨架來構筑和擴充各級黨政機構,快速展開穩定社會和恢復經濟的工作。針對干部缺乏的突出問題,華北局采取開辦干部訓練班和增加副職來解決,大膽提拔培養年輕干部,擴大領導干部總體數量。

      再次,在抽調條件上采取“嚴格篩選,擇優南調”。組織部門在抽調南下干部上堅持兩個原則:一是南下干部的工作能力和思想水平必須高于留下工作的干部,畢竟新區的工作環境更加惡劣,工作任務相對繁重。二是各級黨委要對那些自愿報名南下,或組織要求南下的每個干部進行嚴格審查,認真把關,看條件是否合格。[2]

      (二)宣傳動員,加強集訓。南下干部名單確定前,針對北方人鄉土和家庭觀念重,“寧向北走一千,不向南挪一磚”,和害怕過江后語言不通、水土不服等顧慮,華北局各級黨委和政府采取多種形式的宣傳鼓動工作,擺事實講道理,激發干部們“將革命進行到底”“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的革命斗志和遠征豪情。同時,動員華北大學學生和本地年輕知識分子踴躍參加工作或到新區,使本次選調的青年干部占到80%。廣大高級干部紛紛帶頭報名,也影響帶動了大批黨員干部南下。對那些不服從調配的南下干部則進行學習教育,甚至給予組織處分。

      南下名單確定后,除幫助干部解決好組織問題、工作交接和婚姻家庭等問題,各級黨委政府還組織群眾慰勞和歡送南下干部,讓他們走的風光,走的愉快。

      與此同時,為了增強組織紀律性及提高南下干部的執政能力和管理水平,保證南調任務的順利完成,華北局各地黨委、黨校等加強了黨員干部的學習和集訓,開展形勢教育、接管城鎮和經濟政策學習、前途教育及紀律教育,如:學習毛主席的《將革命進行到底》和《關于時局的聲明》兩個文件,消除小勝即安情緒,增強使命感;開展討論、批評和自我批評,強調服從調動,不忘為人民服務的宗旨等。

      此外,在集訓的地點和時間上,各級黨委都有嚴格規定。比如集訓地點選在離家較遠的地方,以防止干部的思鄉情緒和家庭的干擾。時間一般一個月左右,如在正定縣西柏棠的集訓時間就很長。這樣的整訓學習在南下過程中,也從未放松,如在臨城就學習了七屆二中全會會議的精神。

      (三)安置家屬,后顧無憂。為了鼓勵干部南下和解除他們的后顧之憂,華北局不僅制定了《關于南下干部生活待遇裝備暫行辦法》,規定了較高供給標準,在經費開支、物質待遇、生活裝備等方面都做了精心部署,合理安排,可謂吃穿用行一應俱全。還配備了秘書、警衛員、通訊員、炊事員,規定區級干部可以帶槍,地委委員以上干部可以配馬一匹,馬夫一人;其余干部,每40人由公家雇大車一輛拉行李。還規定南下干部家屬一律按軍屬優待,家庭沒有勞動力的,村民可以幫忙耕種,經濟困難的予以補助;有條件的可以夫妻一同南下,寧國首任書記張丙申夫人李春羅、副縣長甄培德夫人趙淑芬、公安局長竇云霄夫人李同先就是這樣隨夫來到寧國的。如果是婦女干部還有優待,如伙食按照中灶待遇,大人小孩均發補助費,有兩個孩子的可帶保姆一人。[3]

      (四)完成組隊,等待南進。1949年1月三大戰役結束,東北、華北連成一片,長江以北基本解放。2月3日,中共中央又發出《關于調度準備隨軍渡江南進干部的指示》(史稱“二月指示”),要求落實“九月會議”精神,并進一步指出:“華北局所擔任的1.7萬干部,亦應于二月底集中于石家莊,加以訓練待命,交華東局率領隨華野、中野向江南前進?!边@一批華北局有8000 名干部南下,之后還有一批9000 名干部,準備隨東北野戰軍南下湘、鄂、贛及兩廣方面。[4]

      2月5日,冀中區發出《關于執行華北局南下干部提前集中的緊急指示》,指出:我軍可能提前渡江,要求以地委為單位整隊,所有南下干部務必于2月底到達正定集中待命。同時,察哈爾省也做了動員和安排。

      2月初,冀中區和察哈爾省在安國縣聯合組建“華北南下干部縱隊”,下設5個支隊,其中一、二、三支隊來自冀中,四、五支隊來自察哈爾和省委黨校,直屬隊來自察哈爾貿易公司,各級干部共2643人。由察哈爾省委書記牛樹才任縱隊長,冀中副主任魏明任副縱隊長,冀熱察副書記馬天水任政委,他們都是河北人,時稱“牛馬縱隊”。

      華北縱隊以軍事組織建制,區黨委改為縱隊,地委改為支隊,縣為大隊,區為中隊(下設3個班,每班10人左右),統一著裝,以便于學習生活軍事化管理。察哈爾?。ㄔ痹绤^)易水專署編為第五支隊,每個縣編為一個大隊,唐縣為第一大隊,淶源縣為第二大隊,望都縣為第三大隊(縣委書記張丙申任政委,張受益任大隊長,甄培德任副大隊長,13名女干部編為女兵班,甄培德夫人趙淑芬任班長,今年93歲,仍健在),[5]易縣為第四大隊。

      經過3個月緊鑼密鼓的準備,1949年春“牛馬縱隊”跟隨劉鄧大軍二野第三兵團12軍(原中原野戰軍第6縱隊),風塵仆仆奔赴在來江南新解放區的路上。

      參考文獻:

      [1]《關于今后進入新區的幾點意見》,轉引自《鄧小平文選》P130.人民出版社,1989.5.

      [2] 孫建剛、史紅霞:《南下干部的組織調配和動員教育——以1949年華北解放區南下干部為例》,《邯鄲學院學報》,2015.12.

      [3]《北岳區黨委組織部補充通知》(1948.12.2),轉引自《保定南下干部紀實》P30-31. 中國文史出版社,2015.3. 中灶標準:1948年華北局規定,即菜金每人每日實物定量:油5錢,鹽6錢,肉2兩,粗菜1斤,調料費5%,木柴3斤。

      [4] 劉玉太:《山西組建的兩個南下區黨委》,《黨史文匯》,2010.2.

      [5]李鈞:《半生崢嶸路巾幗繪壯美——訪淮南市檔案局原副局長趙淑芬》,淮南網,2019.7.15.

      (作者系寧國中學高級教師,宣城市歷史文化研究會會員,寧國市新四軍研究會副會長)

      【責任編輯:zhanglingyan】

      用戶評論

      已有0人評論
        新聞快報 閱讀全部
        社會萬象 閱讀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