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xjpzz"></pre>
    <font id="xjpzz"><meter id="xjpzz"></meter></font>
    <listing id="xjpzz"><dfn id="xjpzz"></dfn></listing>

      <span id="xjpzz"><meter id="xjpzz"><th id="xjpzz"></th></meter></span>

      <sub id="xjpzz"><video id="xjpzz"></video></sub>

      <rp id="xjpzz"></rp>

      首頁|新聞中心|電視點播|走進宣城|文房四寶|民主考評|宣城房產|廣電傳媒|印象宣城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1949,不可遺忘的千里“大輸血”——河北干部南下寧國記(下)
      來源:《宣城歷史文化研究》微信版 作者: 發表時間:04-06 16:32

      吳云駕

      第1007期

      退休后的張丙申

      千里輾轉

      此次南下在正定集合之前,各地出發時間不一,有的在春節(1月29日初一)后,有的在元宵節(2月12日)后。據可靠資料,張丙申的第三大隊是2月15日從家鄉出發的,出發時有87人。[6]一般先在縣里或地委集中學習,后到正定西柏棠統一編組、整訓,再從石家莊柳辛莊乘火車(貨車)到山東德州,在此灰軍裝換成黃軍裝,增加了山東獨立營負責保衛,然后徒步沿津浦鐵路南下,途徑濟南、臨城、江蘇徐州;到了安徽蚌埠后接到命令,縱隊改由渡江指揮部統一領導,再乘火車到合肥。

      4月上旬,縱隊集體乘車到達合肥。陳毅在營以上干部會議上明確,隊伍的目的地不是寧滬杭,而是皖南地區,縱隊務必于4月23日前隨軍完成渡江任務。得令后縱隊快馬加鞭,經舒城、安慶,4月23日從下樅陽渡江,此時百萬雄師過大江已取得決定性勝利。

      近日,筆者在寧國采訪了四支隊七大隊的河北曲陽籍南下干部李維民、茹秀芳夫婦。據李老回憶(他夫人是華北局幾個月后派人送過來的),他們四支隊與五支隊一千多人是在察哈爾誓師后一起南下的。當時一路走走停停,前后差不多3個月,行程2000華里,大部分時間靠步行,每天少則5、60里,多則7、80里,腳都磨起了泡。吃的基本上是小米稀飯,菜是一鍋煮。為了躲避國民黨飛機的轟炸,經常夜行曉宿,最難受的是春雨綿綿,每人發一塊油布,身上經常是濕的,長疥瘡、打擺子和痢疾的人不少,有些人受不了就開小差,但我還是挺過來了。

      過江那天黑燈瞎火,大家輕裝上陣,除了槍支彈藥、糧食,每個人負重不得超過8斤。10幾個人一條船,我們北方人都是旱鴨子,現在想想都后怕。

      渡江之后,在貴池縣城縱隊進行了分工、調整,第三支隊到蕪湖地區(其中第一大隊到宣城),第四支隊到池州地區(李老被分到今天的石臺縣,1953年5月夫妻二人調入寧國工作),第五支隊500余人到宣城地區,直屬隊到屯溪。

      4月24日,宣城解放。次日第五支隊到達宣城,并做了進一步分配:完縣干部接管宣城縣,唐縣干部接管郎溪,淶源干部接管涇縣,望都干部接管寧國,易縣干部接管廣德。5月7日,張丙申率50多名望都縣干部到達寧國,并與張帆領導的宣寧工委會師,開始籌備新的人民政權。

      安徽省境內當時江北已成立皖北區。5月12日,華東局決定成立皖南區黨委、行署,謝富治兼任區黨委書記,牛樹才、胡明、馬天水任副書記,魏明任行署主任。次日,蕪當、宣城、池州、徽州四個地區的黨委、專員公署相繼成立。同日,根據中共皖南區委第一號通告,經中共宣城地委批準,中共寧國縣委成立,張丙申任縣委書記,另外6名縣委委員除了張帆(江蘇吳縣人),還有5名都是河北南下干部,他們是甄培德(副縣長)、王繼明(組織部長)、李鵬舉(武裝部長)、竇云霄(公安局長兼社會部長)、魏義全(農會主任兼民運部長)。同日,寧國縣人民政府成立,下設秘書室、民政科、公安局、財政科、農林科、教育科,張帆任縣長(6月26日張帆調走,甄培德任縣長。在此之前,大隊長張受益已改派廣德任縣長)。其余干部各就各位,被分到縣直單位或各區委工作,大多擔任重要領導職務。

      甄培德夫人趙淑芬近照

      另外幾支南下干部隊伍的最終去向大致為:冀南支隊一部分去湖北,大部分去湖南;冀東南下干部總隊去了湖南;長江支隊去了福建;晉中區、察哈爾省、冀中區、太行區抽調組成的南下區黨委進入湖南。[7]至此,河北干部南下劃上了一個圓滿句號!

      不朽功勛

      當時寧國剛解放,國民黨殘部仍有相當勢力,土匪、特務活動猖獗,百業待興,形勢嚴峻,干部下鄉進城也常常是槍不離身。當時干部嚴重不足,全縣僅有干部120多人,其中南下干部72人,當地游擊隊干部50多人。但是,以南下干部張丙申書記為核心的縣委班子與縣政府各部門緊密配合,牢記使命,區,依靠群眾,不畏艱險,勇于擔當,依據中央指示的“按照系統、整套接收、調查研究、逐步改造”的接管方針,投入到緊張而繁忙的接管建政工作中去。

      “南下干部”是那個激情燃燒歲月敢于犧牲、無私奉獻戰斗集體的代名詞。他們不僅克服了語言障礙、飲食習俗迥異等困難,還以堅定的理想信念、滾燙的青春熱血、豐富的老區工作經驗和熟練的政策把握,在寧國新舊交替最為艱難的時候,站在了時代的最前沿,帶來寧國翻天覆地的巨變,做出了四大歷史性貢獻:

      一是在縣委、縣政府成立后,接管了舊政權所屬的財產、物資及企事業單位,建立了地方各級政權和各種社會組織,為穩定政局和恢復發展經濟文化事業奠定了組織基礎。

      二是開展了剿匪反霸、平叛斗爭和鎮壓反革命運動,挫敗了1949年7、8月份發生在楊山、甲路的兩起暴亂,并在年底前共破獲土匪特務案件13起,清除潛藏的土匪特務128名,后來又肅清反革命分子3308人,掃蕩了頑固勢力的殘余力量,鞏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權。[8]

      三是開展減租減息、抗災救荒、土地改革運動,使農民不僅政治上翻了身,經濟上也翻了身。

      四是組織征收公糧支援前線,1949年完成公糧征收任務1500萬斤,為解放大西南和取得整個解放戰爭的徹底勝利做出了積極貢獻。

      1950年沙埠區區長蔡清元(前排中)與戰友們合影

      1954年后,本地干部在南下干部的積極扶持下茁壯成長,這些不遠千里鑄劍為犁、為寧國改天換地的“南下干部”逐漸調離原崗位,承擔起更大的社會責任,如李鵬舉于1949年7月調往皖南干部學校,魏義全于1949年8月調往西南,甄培德于1950年6月調往宣城,竇云霄、王繼明于1951年先后調離寧國,張丙申也于1952年9月調往蕪湖。

      但是,五六十年代仍有一些調入或提拔的其他河北籍干部,繼續擔任寧國縣委正、副書記或縣長、副縣長,如:郭明哲、王鳳德、趙春暉、劉濟民、趙步文、張占甲、劉文周、張貴雨、耿維新、茹秀芳(女)等10人。[9]由此可見,老區南下干部對寧國的政權建設和經濟發展產生過重要而深遠的影響。

      如今,南下干部中的大多數已不在人世,但是他們的功績將永載史冊,他們身上所體現出的那種信仰堅定、初心不忘、甘于奉獻、艱苦奮斗、密切黨和人民群眾聯系的“南下精神”,永不過時,必將激勵著我們在新時代的征程中昂首奮進。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看今朝旖旎風光秀,幸福來之不易,我們當倍加珍惜。南下干部千里“大輸血”的壯舉和不可磨滅的歷史功勛,永遠值得后人銘記。

      作者在采訪中

      參考文獻:

      [6]韓增壽,周躍飛:《望都兒女》,P110.中共望都縣委黨史資料征集辦公室,1996.

      [7]周聰聰:《干部南下:千里“大輸血”》,《河北日報》,2019.1.24.

      [8]中共寧國市委黨史研究室:《中國共產黨寧國歷史第二卷(1949-1978)》,安徽人民出版社,2015.6.

      [9]寧國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寧國縣志》,三聯書店出版,1997.7.

      (作者系寧國中學高級教師,宣城市歷史文化研究會會員,寧國市新四軍研究會副會長)

      【責任編輯:zhanglingyan】

      用戶評論

      已有0人評論
        新聞快報 閱讀全部
        社會萬象 閱讀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