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xjpzz"></pre>
    <font id="xjpzz"><meter id="xjpzz"></meter></font>
    <listing id="xjpzz"><dfn id="xjpzz"></dfn></listing>

      <span id="xjpzz"><meter id="xjpzz"><th id="xjpzz"></th></meter></span>

      <sub id="xjpzz"><video id="xjpzz"></video></sub>

      <rp id="xjpzz"></rp>

      首頁|新聞中心|電視點播|走進宣城|文房四寶|民主考評|宣城房產|廣電傳媒|印象宣城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倒行逆施的宣城知事章識言
      來源:《宣城歷史文化研究》微信版 作者: 發表時間:04-14 14:40

      童達清

      第1021期

      中華民國初年,宣城來了位“奇葩”縣長(當時稱縣知事),要說他有多“奇葩”,且聽我慢慢道來。

      此人名喚章識言,字筠生,浙江上虞人。原本是個監生,屢考舉人不得,大概家里有幾個錢,就捐了若干吊修建浙江海防,得了個布政司經歷的頭銜,光緒二十四年(1898)二月,掣簽分發山東??伤愿改改赀~為由,不愿前往山東,于是托了后門,遂改簽到福建。三月二十七日引見,七月二十九日到福州報到。試用期滿后,他又扔了若干銀子,捐了個知縣免試盡先補用的頭銜。二十七年(1901)署任上杭知縣,三十三年(1907)署長汀知縣,宣統元年(1909)改任長樂知縣。

      要說這章識言剛開始做官,頭腦大概還算清醒,也想做一番成績,好繼續慢慢往上爬。例如民國《長汀縣志》卷三十三就贊他:“倡辦縣立高小學校,督修城垣,編改警察,嚴懲藉尸圖詐惡俗,勤政愛民,……盡心民瘼,不計利害。汀民德之?!彼陂L樂也有創辦“第六區公立第一國民學?!敝e。據說宣城疊嶂樓上曾有他撰寫的一幅對聯:“欲上青天攬日月,每依北斗望京華?!彼热桓覍?,且堂而皇之地懸之于高樓上供人瞻仰,想必兩個字寫得不賴;此聯雖是集唐人李白、杜甫的成句,但他能信口拈來,且合情合景,想必也還有點文采。

      無如滿清倒臺,民國草創,福建的知縣是做不成了,恰好福建長樂人李兆珍任安徽省長,他不知怎么一來二去就和李省長拉上了關系,民國6年(1917)改到宣城來做縣知事,10月6日到任。(《政府公報》1918年1月13日第710號。按,《東方雜志》第十五卷第7號作1919年6月15日任,《安徽近現代史辭典》附錄又作1919年5月任,恐均誤)

      此老是同治六年(1867)生人,本年也已五十出頭,恐怕年老精衰,一到宣城,就混招頻出,最離譜的就是允許鴉片煙公開販賣。

      本來民國伊始就禁了煙,“在宣城縣地面,那些什么賣煙土的呀,什么開煙館的呀,也都改了行業了?!睙o如此章知事自己是個大大的癮君子,江湖綽號“鴉片大王”,“自從他到了任,別的事不曾做得一件,只晝夜的在衙門里對著盞七星寶燈,干他吞云吐霧的事業。地方的紳士們因公事來會他,就在下午三點鐘的時候,他還睡著沒升帳呢!”

      要是只有他縣老爺一人躲在縣衙里吞云吐霧也還罷了,或許他老人家覺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還是“與民同樂”共享這煙霞之福比較好,隨即就發布了個什么“縣單行章程”,大致內容就是:以普及鴉片煙為宗旨,城里鄉下,通通成立鴉片公賣局。有要做這行交易的,只要呈報本區或本鎮警察分所,經他許可,就能開燈買賣;不問生意好歹,只要每月完納“規費”大洋十元,就萬事大吉了。

      但要是你只顧自己悶頭發財,而忘了縣衙里的那位,對不起,你就有封門之虞了。1920年春,沈村鎮各家鴉片公賣局不肯照章完納“規費”,企圖欺瞞這位縣太爺,誰知他老人家雖吞吐于蚊帳之內,卻能眼觀于百里之外,立刻就要警察所封他的門。后來還是一個卸任的警察所長某老四從中開交,才把此事完結了。9月,章識言干脆自兼警察所長,這下那些有僥幸之心者是徹底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

      由于這位知縣大老爺的“熱心公益”,宣城各鄉鎮的鴉片公賣局如雨后亂草般紛紛冒出了頭。據當時有心人的不完全統計,記錄如下:

      (表據《安徽》雜志1920年第2期拱北《宣城:縣署和煙館》一文)

      當時宣城全縣的煙館多達數百家,鴉片吸食者迅速飆升到一萬多人,“以致社會墮落,人民卑賤,有產者變為無產,無產者流為盜賊?!逼湮:χ畯V之深自不待言,更有甚者,“宣邑有胡某、張某、余某等,為販賣煙土及槍上丸之罪魁,伊等秘密組織機關,號稱公司,分運輸、經理、推銷各股。運輸則往來宣滬,以便源源輸入;經理則坐辦城中,推銷則兜售鄉村?!敝苯痈善鹆素溬u鴉片的罪惡勾當。

      章識言的這番倒行逆施,本該人人痛恨,個個喊打,誰知地方上偏有那些“黑籍人民,受章老爺的‘膏’澤,個個替他歌功頌德;就是那鄰縣的人民,凡在黑籍的,也都扶老攜幼的到這地方來,享此世界上找不著的幸福?!?/p>

      更為滑稽的是,上級政府對章識言的倒行逆施不僅不管不問,而且由于販賣鴉片,錢如流水價淌向章識言的腰包,章識言倒也識相,不敢獨吞,除私下冰敬上官我們不知外,交起稅來也是十分慷慨,絕不拖欠,因此,1919年9月18日,安徽省印花稅分處獎勵他五等金質獎章一枚,1920年1月,北洋政府又獎給他金質棠蔭獎章一枚(《政府公報》1921年2月12日第1787號),真是大大的諷刺!可見“奇葩”的不只是章識言,更有那個“奇葩”的社會啊。

      1921年3月,安徽省政府改命左海濤為宣城縣知事,章識言卷鋪蓋滾蛋,這才結束了這場長達三年多的鬧劇。其后未再見到有關這位縣太爺的相關報道,其害己害人,結局想必定不太妙吧,不然,天理何以昭昭?!

      (作者系宣城市歷史文化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安徽省檔案學會研究員)

      【責任編輯:zhanglingyan】

      用戶評論

      已有0人評論
        新聞快報 閱讀全部
        社會萬象 閱讀全部